| 手机版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skin/gov89/cms/zgby/images/logo/mainbg4.png||
/skin/gov89/cms/zgby/images/logo/mainbg1.png||
/skin/gov89/cms/zgby/images/logo/mainbg3.png||
/skin/gov89/cms/zgby/images/logo/mainbg2.png||
首页 新闻中心 党建园地 党务公开 学习教育 走进宝应

《信仰——先驱的心声》

发布时间:2018-01-25   来源:人民出版社  编审:网管中心  浏览量:211

2013101010264433862.jpg

【基本信息】

作者:中央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 组织编写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7月

【内容简介】

《信仰——先驱的心声》一书,围绕信仰主题,精选、汇编我党早期领袖、革命先驱的原文原作,收录李大钊《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方志敏《可爱的中国》、赵一曼《留给儿子的遗书》、夏明翰《就义诗》等诸多名篇。全书分短文、书信和诗歌三个部分,所选篇目的作者,或为党的创始人,或为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等运动的杰出领导人,他们在革命年代留下的鲜活文字充满了强烈的理想主义情怀,今天读来依然令人心潮澎湃。

【相关链接】

《信仰——我们的故事》

【目录】

篇 一

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   李大钊/4

马克思的两大精神   陈独秀/10

“匪徒”   瞿秋白/15 

可爱的中国(节选)   方志敏/22

告同胞   彭 湃/41 

革命的信仰   萧楚女/53

青年创造环境的工具   阮啸仙/60 

我到俄国一个月的感想   林伟民/68

说牺牲   周逸群/74

谁是工人之友?   何孟雄/79

工人们需要一个政党   高君宇/84 

妇女真的没有接受革命思潮的可能吗?   向警予/94 

为民众政权而战   赵世炎/100 

《红旗》发刊词   邓  发/106

我们将会被洗炼得更出色些   彭雪枫/111

日记两篇:入党后的感受   罗炳辉/117

卢沟晓月   江上青/126 

梦想的中国   邹韬奋/131

篇 二

留给儿子的遗书   赵一曼/137

狱中致谭竹安弟   江竹筠/141

遗嘱   苏兆征/147

给母亲的信   左 权/151

致母亲的信   冼星海/157

给叔父的一封信   关向应/166

给二兄李仲耘的信   李硕勋/171

给碧群弟的信   邓 发/176

篇 三

狱中诗   恽代英/183 

就义诗   罗亦农/186

就义诗   夏明翰/189

革命天才明   王尽美/192 

诀别   邓恩铭/196

带镣行   刘伯坚/199

绝笔诗   周文雍/202

诗一首   黄公略/204

七绝   何叔衡/207

囚歌   叶 挺/210

狱中诗三首   吉鸿昌/215 

爱国歌   刘志丹/218

【章节选读】

李大钊(1889—1927)  

字守常,河北乐亭人。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1913年毕业于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1914年去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开始接触各种社会思潮、研究马克思主义。1916年5月回国,任北京《晨钟报》总编辑、参加新文化运动。1918年任北京大学教授,兼图书馆主任,并参加《新青年》编辑部工作。俄国十月革命后,迅即成为中国接受和传播马列主义的先驱,积极领导五四运动。1920年春与陈独秀酝酿组建中国共产党。是年10月创建北京早期共产党组织。1921年6月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会晤。1924年6月,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是年冬回国,主持中共北方区委工作。1927年4月28日在北京英勇就义。

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

(1923年12月20日)李大钊

“二七”惨案发生后,由于反动军阀的血腥镇压,工人运动转入低潮,这使有些人产生了悲观畏难情绪。李大钊在这篇文章中以共产主义者的坚定信念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告诫人们要以雄健的精神去冲破革命道路上的艰难险阻,坚持斗争、争取胜利。本文发表在《新民国》第1卷第2号,署名李守常。

历史的道路,不全是坦平的,有时走到艰难险阻的境界,这是全靠雄健的精神才能冲过去的。

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江大河,有时流到很宽阔的境界,平原无际,一泻万里。有时流到很逼狭的境界,两岸丛山叠岭,绝壁断崖,江河流于其间,曲折回环,极其险峻。民族生命的进展,其经历亦复如是。

人类在历史上的生活,正如旅行一样。旅途上的征人所经过的地方,有时是坦荡平原,有时是崎岖险路。老于旅途的人,走到平坦的地方,固是高高兴兴的向前走,走到崎岖的境界,愈是奇趣横生,觉得在此奇绝壮绝的境界,愈能感得一种冒险的美趣。

中华民族现在所逢的史路,是一段崎岖险阻的道路。在这一段道路上,实在亦有一种奇绝壮绝的景致,使我们经过此段道路的人,感得一种壮美的趣味。但这种壮美的趣味,是非有雄健的精神的不能够感觉到的。

我们的扬子江、黄河,可以代表我们的民族精神。扬子江及黄河遇见沙漠、遇见山峡都是浩浩荡荡地往前流过去,以成其浊流滚滚,一泻万里的魄势。目前的艰难境界,哪能阻抑我们民族生命的前进。我们应该拿出雄健的精神,高唱着进行的曲调,在这悲壮歌声中,走过这崎岖险阻的道路。要知在艰难的国运中建造国家,亦是人生最有趣味的事……。

参阅:《李大钊全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感评札记

文章指出:“历史的道路,不全是平坦的,有时走到艰难险阻的境界。”“中华民族现在所逢的史路,是一段崎岖险阻的道路”,但“目前的艰难境界,哪能阻抑我们民族生命的前进。我们应该拿出雄健的精神,高唱着进行的曲调,在这悲壮歌声中,走过这崎岖险阻的道路”。

作者以大河奔流比喻民族生命进程,以崎岖险路比喻中华民族所逢的史路,在艰难困苦中毫不气馁,坚信革命必胜、民族必兴,气魄雄健豪壮,表现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

方志敏(1899-1935)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江西弋阳人。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1月领导弋(阳)横(峰)起义。曾任中共弋横中心县委书记、闽浙赣省委书记,信江、赣东北省和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第十军代理政治委员等职。先后领导赣东北、闽浙赣苏区反“围剿”作战,并配合中央苏区反“围剿”作战。是中共第六届中央委员,第一、第二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和第二届主席团成员。1934年11月任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1935年1月在江西怀玉山区遭国民党军包围,在玉山陇首村被俘。面对严刑和诱降,正气凛然,坚贞不屈。8月6日在南昌英勇就义。

可爱的中国(节选)

(1935年5月2日)方志敏

作者谈到:“这篇像小说又不像小说的东西,乃是在看管我们的官人们监视之下写的。所以只能比较含糊其辞地写。”撰写此文的动机,是要回答一个革命者是不是一个爱国者的问题。被捕入狱后,一班来“看望”的国民党高官要员“都承认我是一个革命者;不过他们认为我只顾到工农阶级的利益,忽视了民族的利益,好像我并不是热心爱中国爱民族的人”。这“简直是对我一个天大的冤枉了”。针对那些“武断者污蔑的谰言”,作者遂写此文。

朋友!中国是生育我们的母亲。你们觉得这位母亲可爱吗?我想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见解,都觉得这位母亲是蛮可爱蛮可爱的。以言气候,中国处于温带,不十分热,也不十分冷,好像我们母亲的体温,不高不低,最适宜于孩儿们的偎依。以言国土,中国土地广大,纵横万数千里,好像我们的母亲是一个身体魁大、胸宽背阔的妇人,不像日本姑娘那样苗条瘦小。中国许多有名的崇山大岭,长江巨河,以及大小湖泊,岂不象征着我们母亲丰满坚实的肥肤上之健美的肉纹和肉窝?中国土地的生产力是无限的;地底蕴藏着未开发的宝藏也是无限的;废置而未曾利用起来的天然力,更是无限的,这又岂不象征着我们的母亲,保有着无穷的乳汁,无穷的力量,以养育她四万万的孩儿?我想世界上再没有比她养得更多的孩子的母亲吧。

至于说于中国天然风景的美丽,我可以说,不但是雄巍的峨嵋,妩媚的西湖,幽雅的雁荡,与夫“秀丽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可以傲睨一世,令人称羡;其实中国是无地不美,到处皆景,自城市以至乡村,一山一水,一丘一壑,只要稍加修饰和培植,都可以成流连难舍的胜景;这好像我们的母亲,她是一个天姿玉质的美人,她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有令人爱慕之美。中国海岸线之长而且弯曲,照现代艺术家说来,这象征我们母亲富有曲线美吧。咳!母亲!美丽的母亲,可爱的母亲,只因你受着人家的压榨和剥削,弄成贫夯已极;不但不能买一件新的好看的衣服,把你自己装饰起来;甚至不能买块香皂将你全身洗擦洗擦,以致现出怪难看的一种憔悴褴褛和污秽不洁的形容来!啊!我们的母亲太可怜了,一个天生的丽人,现在却变成叫化的婆子!站在欧洲、美洲各位华贵的太太面前,固然是深愧不如,就是站在那日本小姑娘面前,也自惭形秽得很呢!

听着!朋友!母亲躲到一边去哭泣了,哭得伤心得很呀!她似乎在骂着:“难道我四万万的孩子,都是白生了吗?难道他们真像着了魔的狮子,一天到晚地睡着不醒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伟大的团结力量,去与残害母亲、剥削母亲的敌人斗争吗?难道他们不想将母亲从敌人手里救出来,把母亲也装饰起来,成为世界上一个最出色、最美丽、最令人尊敬的母亲吗?”朋友,听到没有母亲哀痛的哭骂?是的,是的,母亲骂得对,十分对!我们不能怪母亲好哭,只怪得我们之中出了败类,自己压制自己,眼睁睁地望着我们这位挺慈祥美丽的母亲,受着许多无谓的屈辱,和残暴的蹂躏!这真是我们做孩子们的不是了,简直连一位母亲都爱护不住了!

朋友,看呀!看呀!那名叫“帝国主义”的恶魔的面貌是多么难看呀!在中国许多神怪小说上,也寻不出一个妖精鬼怪的面貌,会有这些恶魔那样的狞恶可怕!满脸满身都是毛,好像他们并不是人,而是人类中会吃人的猩猩!他们的血口,张开起来,好似无底的深洞,几千几万几千万的人类,都会被它吞下去!他们的牙齿,尤其是那伸出口外的獠牙,十分锐利,发出可怕的白光!他们的手,不,不是手呀,而是僵硬硬的铁爪!那么难看的恶魔,那么狰狞可怕的恶魔!一,二,三,四,五,朋友,五个可怕的恶魔,正在包围着我们的母亲呀!朋友,看呀,看到了没有?呸!那些恶魔将母亲搂住呢!用他们的血口,去亲她的嘴,她的脸,用他们的铁爪,去抓破她的乳头,她的可爱的肥肤!呀,看呀!那个戴着粉白的假面具的恶魔,在做什么?他弯身伏在母亲的胸前,用一支锐利的金管子,刺进,呀!刺进母亲的心口,他的血口,套到这金管子上,拚命地吸母亲的血液!母亲多么痛呵,痛得嘴唇都成白色了。噫,其他的恶魔也照样做吗?看!他们都拿出各种金的、铁的或橡皮的管子,套住在母亲身上被他们铁爪抓破流血的地方,都拼命吸起血液来了!母亲,你有多少血液,不要一下子就被他们吸干了吗?

 

嗄!那矮矮的恶魔,拿出一把屠刀来了!做什么?呸!恶魔!你敢割我们母亲的肉?你想杀死她?咳哟!不好了!一刀!啪的一刀!好大胆的恶魔,居然向我们母亲的左肩上砍下去!母亲的左肩,连着耳朵到颈,直到胸膛,都被砍下来了!砍下了身体的那么大一块——五分之一的那么一大块!母亲的血在涌流出来,她不能哭出声来,她的嘴唇只是在那里一张一张地动,她的眼泪和血在竞着涌流!朋友们!兄弟们!救救母亲呀!母亲快要死去了!

啊!那矮的恶魔怎么那样凶恶,竟将母亲那么一大块身体,就一口生吞下去,还在那里眈眈地望着,像一只饿虎向着驯羊一样地望着!恶魔!你还想砍,还想割,还想把我们的母亲整个吞下去?!兄弟们,无论如何不能与它干休!它砍下而且生吞下去母亲的那么一大块身体!母亲现在还像一个人吗,缺了五分之一的身体?美丽的母亲,变成一个血迹模糊肢体残缺的人了。兄弟们,无论如何,不能与它干休,大家冲上去,捉住那只恶魔,用铁拳痛痛地捶它,捶得它张开口来,吐出那块被生吞下去的母亲身体,才算,决不能让它恶魔的肚子里消化了去,成了它的滋养料!

我们一定要回来一个完整的母亲,绝对不能让她的肢体残缺呀!

呸!那是什么人?他们也是中国人,也是母亲的孩子?那么为什么去帮助恶魔来杀害自己的母亲呢?你们看!他们在恶魔持刀向母亲身上砍的时候,很快地就把砍下来的那块身体,双手捧到恶魔血口中去!他们用手拍拍恶魔的喉咙,使它快吞下去;现在又用手去摸摸恶魔的肚皮,增进它的胃之消化力,好让快点消化下去。他们都是所谓高贵的华人,怎样会那么恭顺地秉承恶魔的意旨行事?委曲求欢,丑态百出!可耻,可耻!傀儡,卖国贼!狗彘不食的东西!狗彘不食的东西!你们帮助恶魔来杀害自己的母亲,来杀害自己的兄弟,到底会得到什么好处?!我想你们这些无耻的人们呵!你们当傀儡、当汉奸、当走狗的代价,至多只能伏在恶魔的肛门边或小便上,去吸取它把母亲的肉,母亲的血消化完了排泄出来的一点粪渣和尿滴!那是多么可鄙弃的人生呵!

朋友,看!其余的恶魔,也都拔出刀来,馋涎欲滴地望着母亲的身体,难道也像矮的恶魔一样来分割母亲吗?啊!不得了,他们如果都来操刀而割,母亲还能活命吗?她还不会立即死去吗?那时,我们不要变成了无母亲的孩子吗?咳!亡了母亲的孩子,不是到处更受人欺负和侮辱吗?朋友们,兄弟们,赶快起来,救救母亲呀!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死亡的呵!
朋友,你们以为我在说梦呓吗?不是的,不是的,我在呼喊着大家去救母亲呵!再迟些时候,她就要死去了。

朋友,从崩溃毁灭中,救出中国来,从帝国主义恶魔生吞活剥下,救出我们垂死的母亲来,这是刻不容缓的了。但是,到底怎样去救呢?是不是由我们同胞中,选出几个最会做文章的人,写上一篇十分娓娓动听的文告或书信,去劝告那些恶魔停止侵略呢?还是挑选几个最会演说、最长于外交辞令的人,去向他们游说,说动他们的良心,自动地放下屠刀不再宰割中国呢?抑或挑选一些顶善哭泣的人,组成哭泣团,到他们面前去,长跪不起,哭个七日七夜,哭动他们的慈心,从中国撒手回去呢?再或者……我想不讲了,这些都不会丝毫有效的。哀求帝国主义不侵略和灭亡中国,那岂不等于哀求老虎不吃肉?那是再可笑也没有了。我想,欲求中国民族的独立解放,决不是哀告、跪求哭泣所能济事,而是唤起全国民众起来斗争,都手执武器,去与帝国主义进行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将他们打出中国去,这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也是我们救母亲的唯一方法,朋友,你们说对不对呢?

因为中国对外战争的几次失利,真像倒霉的人一样,弄得自己不相信自己起来了。有些人简直没有一点民族自信心,认为中国是沉沦于万丈之深渊,永不能自拔,在帝国主义面前,中国渺小到像一个初出世的婴孩!我在三个月前,就会到一位先生,他的身体瘦弱,皮肤白皙,头上的发梳得很光亮,态度文雅,他大概是在军队中任个秘书之职,似乎是一个伤心国事的人。他特地来与我作了下列的谈话。

他:“咳!中国真是危急极了!”

我:“是的,危急已极,再如此下去,难免要亡国了。”

“唔,亡国,是的,中国迟早是要亡掉的。中国不会有办法,我想是无办法的。”他摇头地说,表示十分丧气的样子。

“先生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哪里就会无办法。”我诘问他。

 

“中国无力量呀!你想帝国主义多么厉害呵!几百几千架飞机,炸弹和人一样高;还有毒瓦斯,一放起来,无论多少人,都要死光。你想中国拿什么东西去抵抗它?”他说时,现出恐惧的样子。

“帝国主义固然厉害,但全中国民众团结起来的斗争力量也是不可侮的啦!并且,还有……”我尚未说完,他抢着说:“不行不行,民众的力量,抵不住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中国不行,无办法,无办法的啦。”

“那照先生所说,我们只有坐在这里等着做亡国奴了!你不觉得那是可耻的懦夫思想吗?”我实在忍不住,有点气愤了。他睁大眼睛,呆望着我,很难为情地不作答声。

这位先生,很可怜地代表一部分鄙怯人们的思想,他们只看到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忘却自己民族伟大的斗争力量。照他的思想,中国似乎是命中注定地要走印度、朝鲜的道路了,那还了得 ?!

中国真是无力自救吗?我绝不是那样想的,我认为中国是有自救的力量的。最近十几年来,中国民族,不是表示过它的斗争力量之不可侮吗?弥漫全国的“五卅”运动,是着实地教训了帝国主义,中国人也是人,不是猪和狗,不是可以随便屠杀的。省港罢工,在当时革命政权扶助之下,使香港变成了臭港,就是最老牌的帝国主义,也要屈服下来。以后北伐军到了湖北和江西,汉口和九江的租界,不是由我们自动收回了吗?在那时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威权,不是一落千丈吗?

……

朋友,不幸得很,从此以后,中国又走了厄运,环境又一天天地恶劣起来了。经过“五三”的济南惨案,直到“九一八”,日本帝国主义公然出兵占领了中国东北四省,就是我在上面所说那矮的恶魔,一刀砍下并生吞下我们母亲五分之一的身体。这是由于中国民族革命运动,受了挫折,对于中国进攻采取了“不抵抗主义”,没有积极唤起国人自救所致!但是,朋友,接着这一不幸的事件而起的,却来了全国汹涌的抗日救国运动,东北四省前赴后继的义勇军的抗战,以及“一·二八”有名的上海战争。这些是给了骄横一世的日本军阀一个严重的教训,并在全世界人类面前宣告,中国的人民和兵士,不是生番,不是野人,而是有爱国心的,而是能够战斗的,能够为保卫中国而牺牲的。谁要想将有四千年历史与四万万人口的中国民族吞噬下去,我们是会与他们拼命战斗到最后的一人!

朋友,虽然在我们之中,有汉奸,有傀儡,有卖国贼,他们认仇作父,为虎作伥;但他们那班可耻的人,终竟是少数,他们已经受到国人的抨击和唾弃,而渐趋于可鄙的结局。大多数的中国人,有良心有民族热情的中国人,仍然是热心爱护自己的国家的。现在不是有成千成万的人在那里决死战斗吗?他们决不让中国被帝国主义所灭亡,决不让自己和子孙们做亡国奴。朋友,我相信中国民族必能从战斗中获救,这岂是我们的自欺自誉吗?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决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中国民族在很早以前,就造起了一座万里长城和开凿了几千里的运河,这就证明中国民族伟大无比的创造力!中国在战斗之中一旦斩去了帝国主义的锁链,肃清自己阵线内的汉奸卖国贼,得到了自由与解放,这种创造力,将会无限地发挥出来。到那时,中国的面貌将会被我们改造一新。所有贫穷和灾荒,混乱和仇杀,饥饿和寒冷,疾病和瘟疫,迷信和愚昧,以及那慢性的杀灭中国民族的鸦片毒物,这些等等都是帝国主义带给我们可憎的赠品,将来也要随着帝国主义的赶走而离去中国了。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地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地携手了。

 

这么光荣的一天,决不在辽远的将来,而在很近的将来,我们可以这样相信的,朋友!

朋友,我的话说得太罗嗦厌听了吧!好,我只说下面几句了。我老实地告诉你们,我爱护中国之热诚,还是如小学生时代一样的真诚无伪;我要打倒帝国主义为中国民族解放之心还是火一般的炽烈。不过,现在我是一个待决之囚呀!我没有机会为中国民族尽力了,我今日写这封信,是我为民族热情所感,用文字来作一次为垂危的中国的呼喊,虽然我的呼喊,声音十分微弱,有如一只将死之鸟的哀鸣。啊!我虽然不能实际地为中国备斗,为中国民族奋斗,但我的心总是日夜祷祝着中国民族在帝国主义羁绊之下解放出来之早日成功!假如我还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

亲爱的朋友们,不要悲观,不要畏馁,要奋斗!

要持久地艰苦地奋斗!把各人所有智慧才能,都提供于民族的拯救吧!无论如何,我们决不能让伟大的可爱的中国,灭亡于帝国主义的肮脏的手里!

你们挚诚的祥松

五月二日写于囚室

参阅:《方志敏全集》,人民出版社 2012年版。

感评札记

文章阐述了如何“爱护中国,拯救中国”的道理,揭露了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任意宰割。作者希望“唤起全国民众起来斗争,都手执武器,去与帝国主义进行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将他们打出中国去”。

文章指出,挽救祖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进行武装斗争,“中国是有自救的力量的”,中华民族必能从战斗中获救。篇末展示了中国革命的光明前景,描绘出革命后祖国未来的美好幸福景象,表现了强烈的民族自信心,表达了对祖国、对人民的深厚情感。文章成为爱国主义的经典文本。

 

邹韬奋(1895-1944) 

中国新闻记者、政论家、出版家。名恩润,祖籍江西余江,生于福建永安。1921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自1926年在上海主编《生活周刊》起,毕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1932年创办生活书店。1933年初参加中国民权保障大同盟。同年7月被迫流亡海外,周游欧美,并至苏联参观。1935年8月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先后在上海、香港主编《大众生活》周刊等,并担任上海文化界救国会和全国各界救亡联合会的领导工作。次年与沈钧儒、李公朴等七人被国民党政府逮捕。抗日战争开始后获释。皖南事变后被迫流亡香港,复刊《大众生活》。1942年到苏中、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1944年7月24日病逝。中共中央接受其遗书中的入党申请,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

梦想的中国

(1933年1月1日)邹韬奋

1932年11月1日,《东方杂志》向全国各界知名人士发出约400多封征稿信,发起“于1933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梦”,旨在征求两个问题的答案:(1)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2)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由此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规模空前的“新年的梦想”。本文就是邹韬奋本人所撰写的“新年梦想”。

我所梦想的未来中国是个共劳共享的平等的社会,所谓“共劳”,是人人都须为全体民众所需要的生产作一部分的劳动;不许有不劳而获的人;不许有一部分榨取另一部分劳力结果的人。所谓“共享”,是人人在物质方面及精神方面都有平等的享受机会,不许有劳而不获的人。物质方面指衣食住行及护卫(包括医药卫生)等等;精神方面指教育及文化上的种种享乐。政府不是来统治人民的,却是为全体大众计划,执行及卫护全国共同生产及公平支配的总机关。在这个梦里,除只看见共劳共享的快乐的平等景象外,没有帝国主义者,没有军阀,没有官僚,没有资本家,没有男盗,没有女娼,当然更没有乞丐,连现在众所认为好东西的慈善机关及储蓄银行等等都不需要,因为用不着受人哀怜与施与,也用不着储蓄以备后患。

参阅:《韬奋自述》,学林出版社 2000年版。

感评札记

作者以无限的热情,描绘出他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没有帝国主义者,没有军阀,没有官僚,没有资本家……连现在众所公认为好东西的慈善机关及储蓄银行等等都不需要,因为用不着受人哀怜与施与,也用不着储蓄以备后患。”这是一个共劳共享快乐平等的社会。

在万马齐喑的年头,该文不仅直接批评了现实的黑暗,同时也揭露了国民党统治的罪恶,反映出邹韬奋逐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政治觉悟迅速提高,实现了从革命民主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的根本转变。

 
中共宝应县委主办 宝应县政务信息网络管理中心技术支持 | 联系电话:0514-88282415 | Email:byxwadmin@163.com

Copyright 2005-2017 宝应党委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175号   苏ICP备17040019号

宝应县委网站 宝应县人大 宝应县政府网站 宝应县政协